当前位置 >> 香港挂牌 > 香港挂牌玄机 >
国画大师刘文西铁算盘一句解特码
日期:2019-11-09

  著名诗人臧克家1949年11月1日在题为《有的人——纪念鲁迅逝世十三周年有感》的诗中写道: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当笔者在西安美术学院美术馆目睹络绎不绝成千上万的人们吊唁著名画家刘文西时,当笔者近日来看到媒体连篇累牍有关著名画家刘文西的报道和怀念文章时,当笔者在电视上看到告别仪式上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普通百姓的沉痛表情和悼念花圈时,笔者心中就禁不住默念起臧克家的这首诗,深感刘文西先生就是后一种人,禁不住呢喃道:刘文西先生,你就是这样的人!你无愧于这样的人!

  作为在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做过八年编辑的笔者,印象中的画家多是长发美髯或休闲服装,唯有刘文西给人的印象最特别,他一身灰色中山服解放帽终生不变。中国美术馆研究馆员刘曦林曾在刘文西作品研讨会上开玩笑说刘文西有几个不变:坚持画速写、坚持深入生活、坚持戴干部帽和穿中山装。这与刘文西的出身和翻身得解放有关,1933年10月,刘文西出生于浙江嵊州一个贫寒农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身为长子的刘文西从小就挑起家里农活的重担,这虽然影响到他的发育使他成为兄弟姐妹中最矮的人,但却练就他吃苦耐劳的本领,培养起他与劳动人民血肉相连的关系,种下了他要为普通百姓树碑立传的愿望。虽然他未出生在书香人家,也没有条件从小学习绘画,但开国领袖主席领导中国建立的新中国使他有机缘进入浙江美术学院学习绘画艺术,革命圣地延安冥冥中召唤他风尘仆仆奔赴陕北实习写生,24岁就创作出成名之作——《毛主席和牧羊人》,并因此使他毕业时不顾家人和未婚妻的担忧而毅然来到西安美术学院工作,那时的西安美院不在城里,而坐落在长安县(今长安区)东南的少陵原上,教学条件和生活环境都十分简陋。后来刘文西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说:嵊州人喜爱软绵绵的越剧,但性格却很硬,看准的事情就会坚持做下去。知行合一的刘文西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从此他扎根陕西并将未婚妻陈光健动员到西安成家,从此每年到陕北写生若干次,每次与陕北父老乡亲同吃同住同劳动十天半月甚至数月,十几年春节在陕北与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同欢共乐。

  对于刘文西来说,年轻时对艺术取向的抉择,来源于主席的文艺思想的启迪,他在题为《深入生活,贵在坚持》的创作体会中说道:毛主席提出的文艺为什么人服务和如何服务这两大问题及其解答,给我的心灵以极大震动,使我开始认真思考:文艺究竟是为什么人服务的?应该如何服务……我们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群众是国家的主人,一切有利于社会主义建设,“鼓动群众同心同德的、反对倒退,促成进步的东西,便都是好的”。所以,“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精辟论述,不仅指明了文艺的正确方向,也具体指明了画家的艺术创作方向。

  陕西省美协副主席、黄土画派艺术研究院副院长贺荣敏指出:将刘文西老师称为人民艺术家是准确的,他的创作始终围绕“人民”这个主题,他一直都坚持艺术为人民的信念。

  西安美院院长郭线庐曾在接受采访中讲道,老院长(刘文西)教导大家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坚持源于人民、为了人民的创作方向,是践行艺术创作“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服务人民,服务社会主义”理念的典型人物。他还动情地回忆起他和刘文西老师去陕北采风时的情景:2014年冬季的榆林温度低至零下32摄氏度,可年逾八旬的刘文西就拿一个马扎坐在马路边画画,我坚持不了躲回车里,刘院长几次打电话把我叫下来,我又冷又饿,光想逃跑。可他安慰我说只有春节前后是人民精神生活、民俗生活最集中的体现时间,只能坚持。所以他对人民的这种情感绝不是我们纸面说的,是镌刻进骨血里的,是融进心灵里的人民之情。

  当然,以延安为中心的陕北是刘文西的创作基地,他一生去陕北采风写生上百次,走遍陕北26个县区的山川沟壑,二十几年在陕北过春节,画的速写达3万多张,画家樊洲曾回忆说,1989年我与江文湛在年关时去陕北写生,我们腊月二十八即到达延安,下榻延安宾馆。那时的延安还很苍凉,延安宾馆是政府主管,也算是较高级的,过年期间竟然沒有留守人员为客人做饭,延安城那些饭店也因过年全数关门,我们连续吃了几天面包饼干。在那个时期刘文西老师每年春节都在陕北考察写生,但他是住在农民家里,生活条件很差。得知我与江文湛来延安了,便来到宾馆见面顺便洗个热水澡。刘老师给我们介绍了他一位学生李师明,李师明当时创办延安美术学校任校长。因刘老师的介绍我们才能够在李师明家里团聚,吃上了热乎乎的年饭。我当时很感慨,刘老师是西安美院院长,在外地写生考察,住宾馆是理所当然的事呀。刘老师说他是为了能和老乡亲近些,况且有些老乡都是多年的朋友,感情很好,住在一起画起来方便。

  刘文西不仅有二十里铺村等较为固定的创作基地,而且也有不少固定的创作对象——模特,他与上千名陕北父老乡亲成为朋友,他为一个名叫阮明的女孩画画,从五岁画到四五十岁,后来得知阮明嫁到铜川煤矿,他还和妻子陈光健去铜川阮明家里看望慰问。当然写生时也遇到一些困惑和尴尬,一次他请一个陕北老汉晚上到他住的窑洞里给其画像,结果晚上来后一看,白天胡子拉碴的老汉脸刮得干干净净,令他大失所望。还有一次,他给一个典型的陕北老汉画像,边画边高兴地说:有味道,有味道!不料,这位老汉气呼呼地站起来要走,原来他误会刘文西说的有味道,以为说他身上有味道。他忙拉住老汉解释此味道非彼味道才缓和了气氛。

  刘文西到陕北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贴近生活和体验生活,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深入生活融入生活,他不是看客,而是被陕北父老乡亲视作儿子、兄弟或叔叔。他一旦出现在陕北,当地老百姓就会奔走相告:那个在钱上画毛主席的画家又来了!他每到延安看见秧歌,就特别兴奋,特别是农村来的秧歌队,很有乡土气息。有一年,他到李家渠公社,为了想多看一些秧歌队,一连跟着秧歌队跑了三四天,跑得满头大汗,看了十来个秧歌队,将他们生动的场面和观众的情绪尽量记忆在脑海中。因为秧歌能表达陕北人民热情、乐观的性格,也是人民生活的生动表现。同样,刘文西多次在陕北过大年,看农民转九曲,觉得特别有乡土味,他有时在正月十五的晚上,赶几十里路去山沟里看九曲,一片用玉米秆和萝卜做的灯,围成弯弯曲曲的转道,一片灯光,农民们吹吹打打的在旁边转着,灯光和笑声打破了山沟夜晚的宁静,充分表达了农民乐观的性格,非常感人。特别是在安塞过大年时,看到几百人组成的腰鼓队,堪称世界上少有的民间艺术,震撼人心的鼓声和农民龙腾虎跃的动态给人以强烈的冲动,巨幅长卷《黄土地的主人》之《安塞腰鼓》就因此诞生了。

  当然如此深入生活融入生活,就难免吃苦头。在佳县黄河岸边悬崖上,他冒着零下20摄氏度的严寒写生,手被冻得失去了知觉;在“转战陕北”的路上,他从马背掉下来摔成个土人。有一次,刘文西到志丹县访问刘志丹英雄事迹,深夜被木炭火熏昏倒了,他挣扎着爬到门口昏倒在地,后来被附近的朋友发现才抢救过来,打针吃药醒了过来,第二天虽然仍头昏眼花,但他无法安心休息,依然坚持到生活中采访、写生,把火热的生活抓下来。

  刘文西不仅倾其一生刻画陕北的人民,而且不遗余力为陕北人民作贡献,一次去陕北老支书所在的村子采风,看到道路破烂,便捐款40万元重修道路。2013年,延安遭受罕见水灾,刚从国外回来的刘文西组织黄土画派成员进行笔会并亲赴陕北为宝塔区东二十里铺村、延安鲁迅艺术学校、安塞县魏塔村共捐款100万元,555439.com铁算盘论坛事关孩子!合肥市教育局发出,用于灾后重建。这说明刘文西以及弟子们与陕北人民心连心,同时也说明刘文西是真正的人民艺术家。

  刘文西在题为《深入生活的点滴体会》一文中指出:美术工作者要深入生活,这是经常提到的老问题,但究竟如何去做才好,是值得我们研究的。现在我以为不应该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而是应该切切实实地下功夫去深入生活,在实践中总结经验。通过多年来深入生活和创作实践,使我深刻地认识到文艺工作者一定要在深入生活的过程中与人民群众建立深厚的感情,与人民交朋友,向人民学习,把人民放在心中,从人民中获得强大的精神力量和创作激情,从而树立为人民而创作、为人民服务的决心。

  美国心理学家哈里·齐克森米哈里将人们在自己喜爱的活动中战胜自我到全神贯注的巅峰状态称之为“涌流”,比如画家思如泉涌,只想着画画,画画高于一切;如果画家对着画布或宣纸考虑这幅画能卖多少钱,或者评论界如何评论,他就无法独辟蹊径;创造性的成就取决于一心一意的投入。纵观人民艺术家刘文西的创作历程,可以看出他对绘画艺术全神贯注的追求,既有对绘画艺术忘我的热爱,也有对《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纯粹的理解和执着信念,还有他对所画人物和事物的熟稔,这份热爱、执着和熟稔使他不断进入艺术探索和创造的“涌流”状态,这种状态,既是他体会到艺术追求的快乐,也使他不断创作出绘画杰作。

  正因为如此,刘文西才能创作出《祖孙四代》《解放区的天》《山姑娘》《黄土情》和巨幅长卷《黄土地的主人》等经典力作,受到人民的喜爱,得到专家的好评,赢得世人的称赞。

  时势造英雄,同样英雄也难免打上时代的烙印。毛主席创建新中国,使青年时期的刘文西产生了浓厚的领袖情结。学生时代,刘文西就很崇拜毛主席。他常对人说:“和人民一样,又为人民服务,很伟大,这样的伟人应该好好宣传。”因此他每到延安都要参观毛主席旧址,拍照旧址上的毛主席照片,他也想方设法甚至千方百计收藏了的许多照片,为他日后创作有关毛主席的作品,绘制人民币上毛主席的画像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说来也有缘分,24岁时,刘文西在浙江美院毕业前到陕北实习时,看到一位陕北老乡在放羊,他就联想到,如果人民领袖毛主席这时候路遇牧羊人一定会停下来和牧羊人拉起话来,于是灵感一闪,他创作出《毛主席和牧羊人》这幅成名作。从此后一发不可收拾,他陆续创作出《同欢共乐》《在毛主席身边》《拉家常》《陕北之春》《炕头夜话》《知心话》《毛主席和小八路》《毛主席在抗大》等一系列毛主席的作品,他在深入刻画毛主席和陕北人民一起劳动一起生活的情景时,将毛主席平易近人的形象,和普通老百姓打成一片、亲密无间、亲如一家的情感意识全部渲染出来,将毛主席那种团结向上、深入人心的革命思想全部衬托出来,真正体现出延安时期“只见公仆不见官”的民主氛围和景象。尤其令人感到亲切的是,在这些有关领袖毛主席的画作中,都离不开人民群众,不论是《同欢共乐》中围着毛主席的少年儿童,还是《毛主席和小八路》与毛主席对话的小八路、《知心话》,一看画名,就晓得人民领袖毛主席和人民群众心连心。

  家喻户晓的第五套人民币上的毛主席画像是刘文西的领袖代表作,也是知名度最高流传最广的作品。其实在领受这一带着“命题作文”性质的任务时,刘文西并不是那么积极,这是何故呢?1997年2月25日,刘文西在北京参加第八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期间,领受了为第五套人民币画毛主席头像的任务,这令他无比欣喜夜不能寐,这毕竟是可遇不可求的难得机遇啊,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誉,一种比巨额奖金和奖章还要崇高得多的荣誉。但提供的样片却不理想,对于画家的艺术思维和发挥有着一定的限制,何况正常的创作将受影响。但明事理识大体的刘文西还是心里明白,这项工作光荣而艰巨,完成的好坏是由十几亿人民来评说的,非同一般,不可马虎。

  为了向人民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刘文西决定从零开始,他制订了一项计划——寻访毛主席的足迹,去感受毛主席这位开国领袖的胸襟和气度,他爬上井冈山,访问遵义城,瞻仰西柏坡,再登宝塔山,走访了上千个村庄,尤其是毛主席在陕北走过的地方,刘文西也都走了一遍,他一边走,一边体会,一边理解,同时翻阅有关毛主席的回忆录,观看了四遍电视剧《长征》,几乎是这位伟人留下足迹的地方他都要亲自踏一踏,有关这位伟人的史料他都要看一看,有关这位伟人的逸闻故事他都要听一听,以便掌握第一手资料,仅速写就画了两万多张。然后精心选照片,聚精会神创作,一画就是二十多天,真是聚精才能会神,经过反复修改终于定稿,并最后通过中央领导的审定。虽然第五版人民币5元、10元、20元、50元、100元上的肖像都出自他的同一画稿,普通人看不出其中的区别,但刘文西还是对100元上的像情有独钟:思想家的睿智,政治家的气派,逼真神似尽在眼神之间。堪称画龙点睛之大手笔。也因此,刘文西成为中国画坛“画作”发行量最大的画家。

  央行制钞公司的专家说:“刘文西是最有资格也最有能力画好毛主席肖像的画家。刘老师的造型能力太好了,他画出了毛主席的神采奕奕,他交出了让全国人民满意的一份答卷。”

  刘文西说:“我深深感到,革命领袖人物伟大精神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密切联系人民群众。在创作中,就要着力表现革命领袖人物与人民群众亲密无间的精神特质。有些人的创作之所以在人物形象的刻画上苍白无力,我觉得关键在于他缺乏实际的深入生活体验,缺少对生活本质的深刻认识,当然就不知道自己要表现什么,只好表现非本质的事物。”

  在为毛主席塑像的同时,刘文西也为周恩来、、朱德、等领袖人物画过像,如《东方》就画的是第一代领袖人物,欣赏甚或瞻仰此画,我们不仅感受到毛主席的可亲可敬,而且感受到了周总理的可亲可敬,也感受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可亲可爱;又如组画“世纪伟人”《与大海同在》《与祖国同在》《与人民同在》,以及《春天》,充分展示了作为“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崇高风范和人格魅力。

  著名画家樊洲还讲过刘文西给普通百姓画毛主席像的故事:刘老师常年在陕北农村写生,卫生条件很差,得了皮肤病,很难治。我在大连有一位朋友孙云波想求刘老师画一幅毛主席头像,他说他父亲崇拜,他也由衷的崇拜,希望有一幅刘老师亲笔画的毛主席像收藏。当时刘老师正在筹备在中国美术馆的个展,很忙。但经我介绍认识后,刘老师很爽快的答应了,但告诉孙云波现在太忙,等有闲暇时再画。这段时间云波经常给刘老师买些高档的治疗皮肤的药寄来西安,以期能减轻刘老师病症。后来孙云波请刘文西陈光健夫妇去大连玩,有一天打电话给我,激动万分地说:“刘老师给我画了一幅大画,毛主席全身像,背后画的大海”。此事真的很圆滿。据说刘老师从未给个人画过如此用心的作品,可见他们因缘不浅。

  21世纪初,即2004年4月17日,以“熟悉人、严造型、讲笔墨、求创新”为艺术宗旨,以人物画为主、以西安美术学院为主体的学院式画派——黄土画派在西安市正式成立。刘文西是其领军人物。其实早在20世纪50年代末,刘文西就开始在世界上最大的黄土高原——陕北黄土地上,开始了以他为首的“黄土画派”的历史性奠基。半个世纪以来,刘文西扎根于这片黄土地,从广度和深度虔诚地挖掘、描绘着这里的人文历史和时代变迁,取得了创作实践和美术理论的双丰收。刘文西认为:“艺术家应该首先是思想家,去更好地观察、认识、表现生活的主流、本质,表现生活的主旋律,更好地鼓舞人民。”他知行合一,从1958年大学毕业来到陕西直到去世前夕,都在创作黄土地的作品,

  据西安美术学院副院长姜怡翔透露,刘文西去世前不久还坚持完成了一幅参加第十三届美展的重要作品。这幅作品上面人物不多,只有三四位打腰鼓的后生。“刘老师与绘画是合为一体的,不画画就没有生命,而且参加十三届美展,他跟我们一样走的参评渠道,评上了才能入选,评不上就入不了,以他的造诣以这样的心态来作画,令人敬佩。”姜怡翔在谈到这幅作品时,十分感慨。“刘老师是带着病体硬撑着把这幅作品画完的,之后精疲力竭,连题款的精力都没有了。刘老师在身体如此不方便的情况下,还对创作这么全心全意地投入,确实很感人,他是真正热爱艺术的人。”黄土画派艺术报主编王美透露这幅画是刘文西百米长卷中的其中一个可以独立成作品的部分。刘文西对作品进行了重新的润色和加工。“画作完成后,虽然已经想好了作品名和题款的内容,但当时刘老师已经没有力气落款了。当时想请人帮忙落款,并提出了几个名单。最后,刘老师敲定希望由贾平凹来帮忙题款。一是因为贾平凹老师的学识、声望都合适,二是因为贾平凹老师和他是忘年交。但还没来得及完成这件事,刘老师就住院了,未能等到愿望实现。”7日晚间八点左右,刘文西的亲属联系了文联,找到贾平凹。贾平凹对这幅作品进行题款:中国声音,人民同心——陕北过大年。刘文西作平凹题。了结了刘文西最后的心愿。贾平凹在谈到此次题款时表示:“我们平时见面不多,但见面了总是问这问那,相互关心。他是大画家,我向他学习对艺术的真诚,向他学习坚韧不拔的劲头。总之,他是我学习的一面镜子。”

  黄土画派从哪里来?未来怎样?刘文西生前曾如此说: 1.黄土画派来源于黄土文化。黄土文化构成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基因,自强不息、厚德载物,鼓舞人心、呈现民意。2.黄土画派学术视野宽阔,主张向中外一切优秀艺术学习。自觉进入高层次、高水准的创新至高峰,其艺术境界与突出成就代表了中国气派,必然引领中国人恒久向上的审美标准。3.黄土画派展现大题材、创作精品力作,传得开、留得住,弘扬真善美主旋律,生动可感的现实再塑造。4.黄土画派最中国、最人民、最艺术!

  在今年5月黄土画派艺术研究院成立15周年庆祝大会上,刘文西还出席大会讲线年来的工作。纵观黄土画派画家们的生活道路和创作实践,深入生活,为人民创作是他们共同用的艺术主张。刘文西在题为《立黄土画派,创时代精品》一文中说过:我们创立黄土画派,是为了更好地贯彻执行“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更好地深入生活,深入群众,辛勤创作,提高作品的思想内涵和艺术的完美,倡导创作个性和创新精神。正是基于如此坚定明确的思想、艺术理念,从而确立了刘文西热爱生活、为人民创作,富有政治色彩的理想现实主义基调。他的弟子们随着时代的发展,虽然由政治——艺术型转化为文化——艺术型,但正气凛然、昂扬向上、艺术为社会、为人民服务的基调始终没有变。

  严造型、讲笔墨,以笔强其骨、以墨丰其肉,以形写神、神形具备的艺术理念,把中国传统水墨人物画的表现技巧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创作出独具特色的陕北以及关中人物画风格样式,是黄土画派详尽的审美取向和艺术风格。追求现实感和历史感高度结合的现实主义的史诗品格,是黄土画派画家的另一个风格特点,代表作如刘文西的巨幅长卷《黄土地的主人》,杨晓阳的《黄巢进长安》,贺荣敏的“渭北黄土塬”系列,王有政、杨光利合作的《延安大生产——纺线线》。

  主流意识是黄土画派的灵魂,它与共和国初年艺术的激情澎湃,大气昂扬,高歌猛进的时代精神一脉相承,坚实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遵循现实主义的创作道路是黄土画派永恒的精神追求。

  黄土画派还有一个鲜明的优良的传统,那就是采风,集体采风。刘文西常年率领黄土画派成员集体采风。画家戴希斌回忆说,当时刘文西老师经常带他们去条件艰苦的乡村写生,铁算盘一句解特码,凌晨5点,学生们还在梦乡里,刘文西老师就怀揣两个馒头出门画画了,从天蒙蒙亮画到天色暗下,就靠两个馒头充饥。有一次在山脚下写生突然下大雨,学生们全都跑光了,只有老师刘文西岿然不动,画笔不停。“我和贺荣敏坐的最近,不好意思跑,刘老师看我画的潦草,便将他的速写笔送给我,让我认真画,画慢一点,画仔细些。说画画不能粗制滥造,画桥需要画出桥的结构,画山不能千人一面,要带着感情去描绘,画人亦是如此。集体采风,形成艺术创造潜能的相互激荡、碰撞,激发艺术家艺术创作能力和艺术追求精神的良性互动。每次采风写生后,黄土画派都会将采风创作的素描、速写、摄影作品展出,并在学术层面上进行深入的创作交流,以提高画家们的学术理论和创作水平,使黄土画派的画家们真正做到在深入生活、关注生活、揭示人的本质精神层面的同时,自觉追求民族精神与时代精神的深刻表达,创作出当前中国人物画缺少的具有震撼人心内容的作品来,创作出大量地让时代和人民难忘的作品来,彰显出艺术家的责任意识和社会担当。

  斯人已去,精神长存,长存的还有他描绘人民和人民领袖的代表中国当代人物画高峰的作品,长存的还有他开创的黄土画派为代表的优良的传统,长存的还有润泽了千千万万学子的美术思想和开一代新风的画风。黄土画魂,魂兮归来;魂兮归来,黄土画魂!

  作者:刘文西,1984年6月加入中国。1950年于上海育才学校学习美术,1953年就读浙江美术学院,1958年毕业后到西安美术学院工作,1991—1997年任西安美术学院院长。1992年被授予“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1997年为第五套人民币创作肖像,1998年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2003年被评为首批百位“国家级教学名师”,2004年创设黄土画派,2004年至今任黄土画派艺术研究院院长,西安美术学院名誉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